秋辞千里沐长风.

沉迷伞哥无法自拔,喜欢瞎写写!
欢迎扩列互粉!
沉迷yys基三全职ll魔道和各种!才妹世界第一可爱!

【狗崽】喜欢你的人很多,那又怎么样(6)

现代paro 警官狗×牛郎崽(制服控崽)

我爱ooc,ooc使我快乐

小学生文笔系列

日常短小系列

no.6
  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差异的神情,不可能啊,大家是同一届出来的,从刚刚工作一直到现在,彼此再熟悉不过了。

  妖刀皱着眉头,平时所有人工作都是全力以赴,不敢倦怠的,看着都是认真严肃的啊“大天狗你搞错了吧,大家这么熟,如果谁是卧底,在这个地方一起工作,也太容易暴露了。”

  大天狗淡淡到“那荒呢?我们既然可以把内部人员  安插到他们队伍里,那他们又何尝不会?”

  “什么时候发觉的。”酒吞的神色很快恢复平静。

  “那次行动之后。”

  “你是,发现了点什么?”

  大天狗点了点头,没有回答,看样子是不打算细细说下去。

  一目连有些担忧“可能不是我们组里的吧。。。总之我不怎么相信有内奸。”

  会议室陷入了安静,事情发生的有些突然,但如果组里有内奸,那就是最致命的。

  可是如果是组里的,那对情报和行动就是了如指掌,说不通的是他们又怎么会冒着危险做交易?那时的撤退短信,是谁发的?

  酒吞的脑子里整理着一切,却又是感觉少了东西,忽然没有了头绪。

  “散会吧。”大天狗冷不丁说要结束会议让大家意外“有内奸是我的想法,大家不要紧张,也不要宣扬,和平常一样工作就可以了。”

  “是。”

  当酒吞他们都走到了门外,大天狗还在最后关门和关灯。

  但没人注意到,房间等熄灭的那一刻,大天狗的目光扫过了墙角的监控。

  它正闪着微弱的红光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分割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这枪伤养的倒是挺快的,虽然在医院过着猪一样的生活,但妖狐还是心心念念想着自己的工作。

  “你看啊,我走了也挺久了,这万一老板看我这头牌不上班天天无所事事找人给替补了怎么办。”妖狐望着天花板嘴里不停的在碎碎念,balabala说了一大堆。

  而大天狗却安静的坐着削着苹果,薄薄的果皮没有断而是连在一起垂了下来,“上次那一枪之后我估计你们老板店门都要不敢开了,更别说客人。”

  “你还挺会削苹果的,我朋友说削苹果皮不断的都是好男人。”妖狐接过大天狗手中削完的苹果忍不住感叹着。

  “呵,这不是应该你妈和你说的吗”

  妖狐嚼着多汁的果肉,含糊不清“窝妈辣时候要告输我这个,辣她也带几着让儿只早女朋友了。(我妈那时候要告诉我这个,那她也太急着让儿子找女朋友了)”

  大天狗疑惑的望着他,妖狐细细咀嚼完“我8岁我妈就和我爸离婚了,而我爸5年前死了。”

  “抱歉。”

  妖狐说的轻描淡述,仿佛自己只是个旁观者“没事,上天这么安排我也没办法嘛,自认倒霉喽。”

  对于眼前的这个青年,大天狗心中多了一丝可怜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 妖狐出院的那一天,是大天狗开车送他的,这让他高兴得意了好久。

  “妖︿狐︿哥︿”刚一踏进门,一个少年就扑了过来,不知道的还以为谁家的金毛成精了,而这段时间天天床上躺的妖狐哪受的起这折腾,直接屁股着地。

  “妖狐哥你总算回来了想死我了!你的伤怎么样了呀过的怎么样啊!我早上在打工都没时间看你balabalabala。。。”身上的少年一个劲的在妖狐怀里蹭,话也是没停过,这把妖狐压的呀。。。没伤也要被弄点伤出来了。

  妖狐把那家伙从身上扒开,揉了揉屁股才爬了起来“般若你就不能对一个病人好一点。。。”

  少年挠挠头吐了吐舌头,表示自己太激动了,接着帮妖狐把行李搬到了二楼。

  “妖狐哥刚刚送你来的谁啊,长的不错嘛。”搬完东西,般若就缠着妖狐和他唠嗑,妖狐呦不过他只好答应。

  “大天狗警官啊,你不会连他都不知道吧。”

  “当然知道!他带着墨镜我没仔细看不怎么确定!真是他呀!”

  “怎么了。”

  “一直是我崇拜对象啊!个个方面都完美!想不到这么快被你攻略了!”

  听到这,妖狐忍不住红着脸拍了拍般若的头“什么被我攻略了。。。八字连一捺都没有呢。”








所以幕后黑手是谁呢。。。我不知道。
520贺文?不存在的。有空在想办法让它存在吧。
日常求扩列互粉钵钵鸡!悄悄求手动点亮左下角↙的爱心ww

评论

热度(17)